Connect with us

娛樂

《給十九歲的我》導演致辭惹爭議 郭偉倫:汲取教訓光明正大拍電影

發佈於

【明報專訊】張婉婷執導的英華女學校紀錄片《給十九歲的我》前晚在爭議聲中奪得金像獎最佳電影,她未有出席,由聯合導演郭偉倫及團隊代表領獎。郭偉倫致辭說出一番感言,勉勵香港拍紀錄片的導演要繼續努力去拍,不要驚,他提到「拍咗先算,剪咗先算,上咗先算」的言論,在網上引起極大爭論,惹大批網民及KOL批評。郭偉倫接受訪問時解釋汲取《十九歲》的教訓,要知道如何保護創作人的拍攝及電影作品,避免問題再發生,可以光明正大拍他們的電影。

《給十九歲的我》獲金像獎最佳電影,跟張婉婷聯合執導的郭偉倫負責致辭,郭偉倫感謝英華女校給予他們信任,拍了這部橫跨10年的紀錄片,「香港拍紀錄片嘅導演,請你繼續努力去拍紀錄片,唔好驚,因為時代需要拍紀錄片,用鏡頭記錄我哋發生嘅事,記住唔好熄機,繼續拍,唔好驚,拍咗先算,剪咗先算,上咗先算」。

盼張婉婷走出爭議的陰霾

郭偉倫在頒獎禮後接受傳媒訪問,談到電影在爭議聲中奪最佳電影的感想,他說:「都是紀錄片一部分,紀錄片衍生出來的事,繼續可以拍落去同討論,不論正同反,我們都會接受。」問他致辭時所發表的言論,將來再有爭議時,是否鼓勵導演也這樣做?「我諗今次教訓令大家知道,點樣保護創作人的拍攝同電影作品,我們今次汲取教訓之後,攞了經驗,我們會避免問題再發生,可以企出來光明正大咁拍我們的電影。」

郭偉倫透露曾勸張婉婷出席金像獎頒獎禮,但件事對她的打擊還好大,而且對方已公開講不會出席,所以由他代表領獎。張婉婷有否傳信息給他?他說:「我想她應該好開心,她覺得我們10年來咁辛苦,在金像獎、電影評論學會及導演會這3個香港好有代表的比賽,都畀獎項鼓勵我們,這種認同,就算任何一個團隊都會好開心、好鼓舞。大家可以想像她委屈一定有,她的感言提及墮入黑暗入面,可想像她心情不好受,但同時間,這個獎畀她鼓勵,希望她慢慢走番出這個爭議的陰霾。(有否覺得獲獎是業界幫電影平反?)我不敢講,我代表不到他們,如果我客觀講,他們對這套戲藝術上同內容上認同。可不可以將作品還作品、爭議還爭議分開?我不知,他們對這套戲認同,我相信是基於藝術上同內容上,這套戲真的實至名歸,好可惜還未有機會畀好多人睇到,親自感受套戲是什麼一回事,當大家睇到套戲發生什麼事時,我相信都可以有公平同公允判斷。(會否再安排電影上映?)這個問題較複雜,要各方面一齊坐低傾點樣解決。」郭偉倫台上致辭的言論惹網民批評,之後他出席慶功,婉拒再接受訪問。

張堅庭:最佳電影無得睇有點諷刺

張堅庭在社交網發文:「《給十九歲的我》獲最佳電影,無得睇的最佳電影,似乎有點諷刺。電影作品都是有機的生命體,作品完成並不完全屬於導演,是每一個觀眾和作品互動構成了作品的靈魂,靈魂不滅,作品長存。不過我同意這一屆香港電影金像獎是不完整的,尤其缺少了一些不能上映的作品。」

黃衍仁繼續著平價西裝撐林森

黃衍仁憑電影《窄路微塵》奪最佳原創電影音樂,他領獎時多謝該片導演林森及一眾演員。黃衍仁提到去年都獲提名,但未能獲獎,身上穿的西裝是在夜冷舖買的,很便宜,去年都是穿這套,今年沒有贊助,所以繼續著,並把心一橫,決定以後如再有機會參加金像獎,都會繼續著這件西裝,「直到我可以喺戲院睇到林森所有拍過嘅電影嗰一日」。現場掌聲熱烈,在台下的林森特別感觸。

資料顯示,林森2021年跟任俠執導電影《少年》,有關2019年社會運動的故事,於第58屆金馬獎入圍最佳新導演、最佳剪輯,去年4月在台灣上映,但至今香港上映無期。

娛樂組

相關字詞﹕窄路微塵 黃衍仁 郭偉倫 第41屆香港電影金像獎頒獎典禮 給十九歲的我 張婉婷